1月4號清晨六點半就爬起來,做個最後的整理確認,就下樓去吃早餐先。這幾天沒這麼早吃早餐,原來這時段在吃早餐的都是日本人,有情侶檔、朋友、家庭旅遊,整個餐廳的人都在講日文,如果不抬頭只聽周邊的聲音,應該會以為自己在日本吧。

吃完早餐天還黑著呢,冷颼颼的空氣、沒什麼行人的路上,有種蕭瑟的感覺,路邊的清潔工、麵包店裡正準備把麵包上架的店員、咖啡廳裡的店員試著咖啡機的蒸汽是不是正常運作,不時發出嘶嘶的聲音,感覺一個城市正準備從沈睡中甦醒,我,一個過客,拖著行李往巴士站走去。

這家旅館的另一個優點,就是離機場巴士的發車站非常近,這樣就不必提著行李在地鐵站裡上上下下。

搭7點45分的車去機場,車子一開,就下起了大雨,運氣真好。早上沒什麼車,二十分鐘就開進戴高樂機場,不過一個一個航站的繞,到我該下車的第一航站居然又過了二十分鐘。

一到航站,當然就是去辦退稅,已經有個旅行團在前面,大約排了十來人。不過海關動作還算俐落,排不到十五分鐘就輪到我。說聲日安,把我的退稅單遞出去,海關問東西在哪兒,我指指行李箱,作勢要打開讓他檢查,海關就說不必了,也好,我也不是認真的想打開。蓋好章,帶著退稅單到隔壁的美國運通櫃臺領現金,原本想直接退到信用卡,但誰知道要等到啥時?萬一沒退給我怎麼辦?雖然退現要扣些手續費,但錢拿到手還是比較安心啊~~結果這退稅拿現,身上的現金比我帶去歐洲時還多,只好祈禱歐元漲到爆~~

退完稅放下心中一塊大石頭,就去辦理登機手續,結果大概是心情太輕鬆,完全忘記手提行李中有好幾罐歐舒丹的乳液,等到通關後,在免稅店買東西時才想起來,糟了!!趕緊問問店員有啥辦法補救,她先是睜大雙眼說聲OH~~NO~~害我心臟都快停了,然後告訴我去隔壁的書店買透明的塑膠袋,把那些乳液罐子放進袋中,我以為這樣就可以過關了,那小姐卻又補上一句『我不保證這個方法可行喔!』,從來沒有這麼想打一個人

不過還是道了謝,到隔壁的書店買塑膠袋,好樣的,一個小袋子還要0.2 歐元,我買了五個袋子才把這些東西裝完!

這時也沒逛街的心情了,只想趕快去過安全檢查,看看我手提行李裡面的東西是否能過關,萬一要放棄,這幾罐也要台幣一萬多啊~~

終於走道了安檢處,膽顫心驚的帶著心虛的微笑將手中的東西放上X 光輸送帶,人趕緊跑到另一邊去聽候發落,手提行李出來了,居然沒事,我的內衣都因為太緊張到濕透了,才把東西拿下來,那位注視螢幕的檢查員突然開口,我心想完了,結果沒想到他指向我的隨身包包,說裡面有一瓶水,我早就忘記我的隨身小包裡有瓶礦泉水,打開一看原來是個空瓶子,趕緊賠上笑臉說抱歉我忘記了,檢查員也笑笑說沒事,我便像他們臨時會反悔把我抓起來似的飛快逃離現場。

接下來就可以安心等登機了~~~

艾德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