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本說六點鐘該起飛的班機,一直拖到七點半還沒動靜,也不見任何人出來說明,大家開始不耐煩,要求地勤解釋情況。

地勤人員無法抵擋排山倒海來的宿怨,搬救兵請機長出來廣播說明,才見機長現身登機門,做了如下的廣播:由於機件故障,目前我們仍無法讓旅客登機,預計排除故障還需要一個小時。這下可好,沒有八點半是登不了機的了。

艾德華從早上十點就在機場等,好不容易盼到飛機進來了,沒想到還得再等下去。一旁由阿姆斯特丹飛過來繼續往台北的乘客說,在荷蘭就已經因為機械問題等了四個小時,沒想到到了曼谷還要等。



一定要等到群情激憤了,組員才開始做危機處理,真的已經太慢了。



這邊的乘客也是圍著地勤邊問邊罵,曼谷的荷航地勤代理公司做得很糟,一問三不知,甚至還在一起說笑,有人連高跟鞋都脫掉了。



艾德華不想在登機門再等一小時,拿著早先的餐券吃飯去。

 未成年請勿飲酒

四百九十泰銖能換甚麼?一瓶啤酒。



一份給小鳥吃的海鮮媽媽炒麵。



一小時後回到登機門,地勤在發飲料及點心,大家都已經又餓又累,只想趕緊上飛機。

八點三十五分,飛機修好了,令人振奮的登機廣播有如天籟!終於可以回家了!

上飛機坐好,扣上安全帶,這一整天在曼谷機場閒晃的情景有如跑馬燈不停閃過,身心俱疲的沉沉睡去。半小時後醒來,飛機還在原地,另一股不祥預感油然而生。

才正這麼想,機長廣播了,紅色字體是艾德華心中的 OS :很抱歉耽誤大家的時間 ( 不要再道歉了,快給我飛! ),機械故障的原因仍舊尚未完全排除 ( 說你還需要半小時就 OK,千萬不要說不飛了 ),所以機長我在此宣布今天 KL877 由曼谷飛台北航班取消,請大家帶著自己的隨身行李回到候機室,地勤人員將會安排今晚的住宿。

霎時整個機艙裡充斥著 「OH, SHIT」 以及「 FxCK」 的聲音,而艾德華更是在連續十小時內經歷了兩次「萬念俱灰,了無生趣」。

做這一行,最忌諱的就是客人上飛機後又被請下來,那民怨絕對是有如滔滔江水,鋪天蓋地而來,就見候機室裡一群群乘客激動的圍著地勤人員。( 唉,地勤也是無奈的,圍著人家也沒用,飛機不能飛又不是地勤的問題,但錯就錯在這群地勤沒有在第一時間安撫旅客,現在再做任何補救措施都已是枉然。) 艾德華知道跟地勤吵也沒用,早就已經沒班機回台北了,只擔心第二天要上班怎麼辦~

接著就是兵分好幾路的由地勤同仁帶領,辦理退關取消出境手續,再去領回拖運行李,搭上門口的大巴到航空公司安排的飯店 RADISSON (  一家位在高速公路旁的爛三星旅館 ),這一折騰,已經晚上十一點了。

到了飯店領了房卡,先在餐廳裡好好解決晚餐,拖著疲憊的身心上房間去。



房間雖大,但設備卻十分陽春,而敏感的艾德華覺得這飯店不太〝乾淨 〞,就跟好兄弟們說不好意思,打擾一晚。

洗完澡躺平,已經是半夜一點鐘。

五點整,刺耳的電話聲響起,另一頭說著請起床準備,六點鐘要出發回機場搭華航班機回台北。

拖著行李下樓,發現這班荷航的旅客被分做三批回台北,第一批是四點鐘出發回機場,搭六點半的華航,第二批就是艾德華這梯次,第三批則是中午十二點才回機場,搭下午兩點的華航回台北。

被分到第三批的旅客一定會氣死。







這架華航的班機也是由荷蘭飛過來要回台北的。



遠遠的機坪上停放著昨晚的禍主。



又是一架陽春747,不過艾德華已經無所謂,能回家就好。



遜到爆的飛機餐。



很難得吃到華航難吃的飛機餐,之前對華航的餐點印象還不錯說。



為何有這個裝在紙杯裡的麵包?因為艾德華有習慣跟空服員多要一個麵包,提出要求時,日籍的空服員說如果發完後有多的再拿過來。

過了十分鐘,那位日籍組員果真拿了麵包過來,艾德華以為她只是敷衍一下隨口說說,沒想到還真放在心上,華航的服務真的不錯。

下午一點鐘,飛機降落在桃園機場,這短短三個半小時的返鄉路,艾德華花了超過一天,而身心俱疲的損失更是難以估計。

回到台北後荷航允諾賠償 台北曼谷來回機票 五千台幣,算是誠意的表示了,也算是【2008 泰好吃】不完美中的完美結局。




以後還搭不搭荷航,呵呵,艾德華自有想法。






艾德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