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福華的超大雙人房度過了一晚,早上用過豐盛的自助早餐後,在飯店人員的列隊歡送下,繼續今天的行程。

首先要拜訪的就是片中友子奶奶家,真的是名符其實的「海角七號」!

看海角的時候,被那份迫於大時代的無奈,只能留下遺憾的戀情悄悄的打動,在輾轉得知日據時代的海角七蕃地到底在何處,阿嘉騎著摩托車衝去,走進屋子後,在長廊的另一頭看到友子奶奶,在那裡靜靜做著農務的背影,眼角的淚終於憋不住的滑落。



「有人在家嗎?」



如果不是第一個衝下車,剛才那張淨空照根本拍不到啊~





竹簍裡的東西是檳榔花檳榔乾,是在農閒時期增加收入的東西。( 更正部分,請見第二篇留言)



屋主找來了住在隔壁的奶奶當臨演給大家拍照。



這位不是電影裡的友子奶奶,是屋主的嬸嬸。



應媒體要求還拿了道具信拍照。



這位先生就是屋主,看過海角的劇本後,無條件的將場地出借給劇組拍戲。



拍電影之前,這屋子就已經沒有人住,不過附近都是親戚在走動,所以環境仍舊保持的很乾淨。



電影裡的海角七蕃地,就是現實世界的「屏東縣滿州鄉中山路54號」。



友子奶奶家正對面就是滿州鄉公所,海角也有在這裡取景,片中恆春鎮鎮長的辦公室就是這裡的鄉長辦公室。

不過人家在上班,不能跑進去打擾啦~



雖然只是場景,人物也是杜撰,但心裡面還是因為這段戀情而感到失落。

想著年輕的友子奶奶偷偷整理行囊,告別家鄉,滿懷希望的在碼頭等待愛人一起遠渡重洋,人來人往的碼頭上不見伊人蹤影,心裡的喜悅漸漸被不安取代,出發的汽笛聲尖銳的劃破天際,也像把利刃刺進了友子奶奶的心,她不相信這個口口聲聲愛她的男人就這樣丟下她走,「難道是路上出了車禍?」,能做的也只有反覆用藉口安慰自己。終究在輪船已經遠颺、只剩下天邊的一小丁點時,心裡才真正願意面對現實,她的愛人並沒有實現諾言的帶她走。

心死的嫁為人婦、生子、經歷人生不同階段,心上的他只有在夜深時才能細細回想,即便該是七八十歲的年紀,但腦海中的伊始終只有年輕時的樣子。多想再用手撫摸他的臉龐、親自感受他的體溫,而不是只能在夢中、在思念中回憶。

轉身看見包裹,看著裡面一封封泛黃的信件,訴說一段段的思念與扼腕,這遲到了五十多年的信,讓淚早已流乾的雙眼再度潰堤,知道他在日本也有了自己的家庭,但自始至終都沒有忘記她,當年在碼頭邊的傷心與失望,因為這些信而得到救贖,但得知伊人已死,這世上似乎也沒什麼再值得期待。

其實這個故事換個場景,也是許多爺爺奶奶的親身經歷,當年跟著國民政府撤退來台灣,原本只是想著過陣子就回去了,沒啥大不了,但沒想到這一分開,跟家鄉的爹、娘、情人、甚至孩子,既是生離,也是死別。









喜歡的話請按的「推」~




艾德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